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星座

立地封神 第五百八十八章:天书墓内天书吟(十)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6:55

立地封神 第五百八十八章:天书墓内天书吟(十)

“哈哈哈——”

二人对峙间,九霄深处忽然传来一阵笑声,“似你们这般资质,就算坐拥机缘,也无福消受,你们已失良机,就留着余生追悔吧。”

只见云影深处紫芒纵横,似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一瞬之间已经落在琉璃珠一丈之外,平平伸出右手,向琉璃珠按落。

“不要!”怀印和王谢同时出口。

紫衣人恍若未闻,右掌依然平平推出,眼看就要触碰到琉璃珠,忽然虹光惊起,将琉璃珠层层围住,紫衣人的右掌在琉璃珠外三尺停了下来,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怀印和王谢大舒一口气,情知紫衣人是被琉璃珠自身的能量阻挡,琉璃珠虽然没有防御结界,但它本身的力量却会对外部的能量进行反击,等闲不能攻破。

二人的笑容尚未消失,紫衣人的手掌忽然一动,在琉璃珠自身能量的反击下,竟然前进了半寸。

怀印脸色大变,不仅因为紫衣人展示出来的强大实力,更因为惊动琉璃珠本身的防御会招来更大的阻力。

果然,悬浮在琉璃珠周围的九重山峦忽然同时一震,原本平静的天地忽然生出无数道裂缝,九重山峦分明没有移动,但是本来的位置却和前面完全不同。

“糟糕,这家伙惊动了琉璃珠的空间之力!”怀印神色愤愤,更暗藏七分惊惧。

周围天地变换,紫衣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仿佛眼前只有这颗琉璃珠,萧御暗暗点头,无论他惊动了什么力量,只要能成功拿下琉璃珠,所有的危险都会迎刃而解,紫衣人能有如此胆识和冷静,相比于怀印二人无疑要更强一些。

紫衣人身后一道虚影幻化,全身的力量尽数凝结在右掌上,全力逼向琉璃珠,虽然十分缓慢,却一直在前进

立地封神  第五百八十八章:天书墓内天书吟(十)

,只要时间足够,最后一定可以成功。

“不能让他白白占了这个天大的机缘!”

王谢右掌凝空一按,径直攻向紫衣人,这一掌如若长虹贯日,气势雄浑,顷刻间已在紫衣人身后十丈之外。

萧御微微皱眉,在这种情况下,紫衣人根本无暇阻挡这一掌,正要出手相助,王谢的掌虹在空中忽然一折,竟然瞬间幻灭。

“咦——”

王谢惊疑一声,眼中蓄满疑惑之色,难道说紫衣人的修为竟然如此逆天,可以化解他人的攻击于无形。

萧御也同样惊疑不定,忽然心念一动,白金色的光芒瞬间凝结全身——光明圣体。

“轰!”

一道雄浑的掌力击中后背,萧御微微一震,心中顿时恍然,原来这就是怀印所说的空间之力,琉璃珠竟然把这个世界分割成不同的空间,更恐怖的是,他和王谢不过相聚数十丈,竟然在不同的空间里,这个看似平常的世界究竟被分割成了多少空间。

萧御从冥戒中取出一颗石子,试探性地向前扔去,这一扔萧御使了回旋之力,速度十分平缓,石子划过一道平平的弧线,飞到二十余丈时,忽然全身爆裂,瞬间化为齑粉。

萧御一震,那颗石子分明是被空间之力所摧毁,但是能够让它化为齑粉,说明这里的空间密集繁复,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萧御有心测量一下这些空间究竟有多强大的力量,右手凌空虚握,降魔剑破空而生,一剑斩向刚才那个位置。

“嗡——”

降魔剑就像王谢的掌虹一样,瞬间消失,猛然空中剑芒纵横,绵延千丈,竟从八个位置同时出现。

八重空间么——

萧御眉心微蹙,连降魔剑都不能对这些空间造成丝毫的影响,不过从刚才的试探看来,这些空间只能割裂实物,对源气只能进行引导。

萧御召唤出降魔剑,怀印和王谢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怀印,他修为不凡,知道这一剑威力绝对非同小可,看来刚才还是小觑了他的实力。

“我就不信奈何不了你!”王谢掌心化虹,凝结重重火焰。

“慢着!”怀印伸手拦住王谢,“琉璃珠的空间之力已经被触发,现在贸然出手,非但于事无补,反而有可能让这些空间更加紊乱。”

更重要的是,事已至此,如果空间不能复原,他们反而只能指望紫衣人能击破琉璃珠。

王谢一时恼恨,闻言顿时清醒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先竭力保全自己,就算紫衣人得到琉璃珠,大不了到时候再抢过来就行。

王谢点了点头,放眼朝紫衣人望去,紫衣人催动平生之力,全身笼罩着一层深紫色光晕,眉心则幻化出一道火焰紫纹。

“帝焰紫纹……”王谢眼中露出震惊之色,火属性高手随着修为的提高,火焰的颜色也会随之变化,但往往达到蓝焰之后,就极难再有提升,王谢自己就是修到蓝焰之后,再难更进一步,没想到这个紫衣人却已经达到紫焰境界。

仅仅只凭这一点,紫衣人的实力也明显高他一个境界,王谢虽然愤愤,却不得不服,难怪面对琉璃珠的本力防御,仍有机会破开。

紫衣人身上的紫焰越来越盛,帝焰紫纹猛然一颤,紫衣人的气势瞬间升拔到一个极高的境界,右掌离琉璃珠不过只有一尺的距离。

“难道他真的能成功……”怀印额上虚汗直流,紫衣人的实力显然比他原本预想的更强。

“哼!”王谢冷言说道,“哪有那么容易,你看!”

怀印顺着王谢的手势望去,只见浓烈的紫焰中,殷红的血珠在琉璃珠强大力量的压迫下,纷纷向外激射而出。

怀印一惊,“他受伤了!”

王谢眼中有种莫名的快意,“不错,而且还不轻。”

怀印冷哼一声,“先别急着得意,如果他死了,对我们未必有好处。”

王谢自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想到紫衣人不能顺利得到琉璃珠,终究有些快意,“就算没有他,我们也未必会有危险。”

怀印沉沉地摇了摇头,“这句话未免说的太一厢情愿了,紫衣人受创,极有可能就是被空间之力所伤。”

濮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濮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