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健康

魔装 第七一四章 一还一报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4:34

魔装 第七一四章 一还一报

时间不长,一群修行者从远方急掠而至,看到下方躺着凌乱的尸体,纷纷从空中落下。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老者须发张扬,发出怒吼声。

“洪哥哥……你怎么了呀?”有一个少女哀叫着扑倒在一具尸体旁,放声大哭。

那些修行者乱成一团,有的破口大骂,有的在忙着找自己的亲朋。

就在这时

,又一群修行者从空中落下,居中簇拥着一个白色苍苍、拄着拐杖的老者。

“族长来了”

“快快,躲开……”先前的修行者们停止了忙乱,纷纷让在一边。

那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者面色惶急,根本不理会族人,只顾着在尸体中寻找着,当他发现一具少年的尸体时,呆了片刻,接着突然向后仰倒。

几个护卫眼疾手快,立即扶住了那老者,一个中年人推开护卫走过来,沉声喝道:“谁带了醒神丹?”

一个护卫拿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又急忙把丹药递给中年人,中年人撬开那老者的嘴,把丹药塞了进去。

片刻,白发苍苍的老者幽幽醒转,他的眼神开始时还有些茫然,等醒悟过来刚才看到了什么之后,扔掉拐杖,状如疯虎一般推开人群,一头扑倒在那少年的尸体旁边,发出凄厉的叫声:“小少爷啊……我让您不要来,可您怎么就是不听劝啊……”

“小少爷?这是小少爷?”那中年人大惊失色。

“天啊”

“小少爷……小少爷怎么会在这里?”

“这下子出大麻烦了”

那些修行者都显得很慌张,相互间窃窃私语着。

“天圣,我对不起您老人家的栽培啊……我有愧啊……”那老者仰天发出嚎叫声,随后扬起双手,疯狂的抽着自己耳光:“我有罪……我该万死……我有罪……”

“阿爹,不要这样”那中年人双眼含泪,一把抱住了老者。

“族长,您保重啊……”

“是啊是啊,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其他修行者也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放开放开”那老者拼命挣扎着,中年人不敢太用力,只得慢慢把那老者松开,随后从旁边抢过拐杖,重新塞到那老者手中。

“阿阵”那老者双眼血红,大声喝道。

“孩儿在”中年人立即应道。

“给我追上那些杂碎然后把他们全部杀掉鸡犬不留、挫骨扬灰……鸡犬不留、挫骨扬灰……”那老者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每一次吼叫都要用拐杖重重的冲击着地面,似乎脚下就是凶手。

“爹爹放心孩子管保让他们一个都走不掉”那中年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林中的苏唐和小不点、变异银蝗一直在屏蔽着自己的气息,听到这些,苏唐有些奇怪:“小不点,不是说妖族只有在勘破圣境之后,才有机会炼化人形么?”刚才变异银蝗的杀戮是一边倒的,那些修行者当中绝对没有圣境。

“阿巧说,大妖和人类女人交配,有可能产下人形胎儿。”小不点回道,随后她不解的看向变异银蝗:“阿巧,交配是什么呀?咦……好像以前在哪里听到过的。”

苏唐大怒,旋即发现变异银蝗侧头看着小不点,好像在用神念传着话,他一脚踢在变异银蝗的节肢上,喝道:“再敢胡说八道,我扒了你的皮”

变异银蝗当然不敢为自己辩解什么,不过,苏唐这一脚踢得狠了一些,发出砰然响声,加上说话的声音,让远处的修行者们立即产生了警觉,那中年人昂前向前走了几步,视线冷冷的扫视着树林,随后喝道:“谁?给我滚出来

噗通……果真有个东西滚了出来,变异银蝗跟头把式滚出了老远,显得异常狼狈,因为它背上固定着高大的圣座,滚动很不方便。

那些修行者、包括为首的中年人都吓了一跳,那老者也停下了嚎叫,呆呆的看着变异银蝗。

变异银蝗是妖物,这点毫无疑义,不过在燕云山的传承中,从来没出现过这种巨大的蝗虫,让他们非常吃惊。

“阁下是……”那中年人充满警觉的问道。

变异银蝗挺起身,二话不说,两根触角如毒龙般探出,一上一下,分别刺向那中年人咽喉和下腹。

那中年人立即向后飞退,变异银蝗的触角落空,接着便飞掠而起,张开偌大的口嚼器,两根触角再次向前探出。

那中年人大怒,飞退的身形恍若不受惯性影响一般,突然折转向上,避开变异银蝗的触角,飞临变异银蝗上空,双掌交击而下。

轰轰轰……掌劲不停轰击在变异银蝗的鞘甲上,荡起一片片金光,这种程度的攻击只是在给变异银蝗挠痒痒,连护体神念都没有办法突破,更别提对它的鞘甲构成伤害了。

不过,变异银蝗飞掠的势头撑不过巨力的轰击,一头栽落在地面上,接着它振动鞘翅,再次而起。

“且慢”那中年人发出怒吼声,随后翻身避开老远:“你是哪一位天圣的坐骑?为何要与我族为难?”那中年人看到了变异银蝗背上的圣座,只以为变异银蝗是某位天圣的坐骑,大家都是一伙的,何况人族修行者的身份普遍要比妖族矮一截,他不敢彻底撕破脸。

“因为是我让它宰了你们。”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中年人循声看过去,正看到了从林中缓步走出来的苏唐,还有坐在苏唐肩头的小不点。

“那……那是……”中年人整个人都呆住了。

“圣皇?是圣皇?是活的圣皇?”那老者的脾气应该很急躁,看到小不点,他又一次开始激动了。

小不点自然不懂对方为什么那么激动,她冷冷的看着对方,虽然年纪小、个头也小,但她也逐渐养成了一种属于自己的气势,尤其是在生气时,会散发出一种隐隐的威压。

“有些没办法接受吧?妖族利用你们来杀害我们,我也可以用它于掉你们,这就是一还一报”苏唐的视线落在了变异银蝗身上:“以前我多少还有一点点恻隐之心,现在看到它……就什么都没有了。”

只要他苏唐一句话,变异银蝗肯定会把屠戮妖物的事情当成使命去完成,那么反过来说,眼前的修行者们是一样的。

小不点不可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变异银蝗自然也不可能,而自以为承受了妖族天大恩泽的人类修行者们,更加不可能。

所以,只有一方死得精光,世界才会恢复平静。

“是你……你是杀了他们?”那中年人怒喝道。

“当然是我。”苏唐轻声应道。

一双双充满仇恨的视线落在苏唐身上,尤其是那白发苍苍的老者,简直恨不得一口咬死苏唐。

“真是惬意啊”苏唐露出微笑:“我第一次知道,被人仇恨的感觉竟然会如此舒畅,那么……这应该就是不共戴天的真意了吧?”

那中年人长吸一口气,双手慢慢握紧。

而苏唐脸色一变,喝道:“给我杀”

变异银蝗立即展动鞘翅,向人群中扑落,那中年人随后做出动作,扬起双臂,试图拦住变异银蝗,就在这时,他的眼角瞥到一道金光向自己射来。

“开”那中年人奋起全力,掌劲迎向金光。

轰……那中年人的掌劲如冰雪消融般溃灭了,而金光势如破竹,继续射来,随后便撞击在那中年人胸膛上,那中年人凝聚的护体神念似乎如薄纸般脆弱,下一刻便被洞穿,接着金光透体而过,在那中年人身后溅起了一团血雾。

那中年人无法相信自己连一击都撑不住,他在飞跌的过程中,一直在呆呆看着苏唐淡漠的眼神,旋即明白了什么,发生大呼道:“大圣……爹爹你们快走,快走……”

这个时候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变异银蝗在人群中左突右撞,身形所过之处,那些修行者成片被碾倒。

不过,那些修行者还是有血性的,他们分出几个人自杀一般迎向变异银蝗,另外几个人护着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向后逃去,而变异银蝗极其狡猾的一面体现出来了,其实它只要轻轻一跃,便能拦在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前方,但它偏偏不去拦,只是不紧不慢的追在后方,等有修行者上前阻截,它装模作样的斗上几合,把人杀掉,然后再追。

就连在远处观战的苏唐也感到有些心惊,变异银蝗什么时候这样有心计了?其实在中年人发出警示之后,那些修行者已经在四下奔逃了,但看到老族长被追杀,那些修行者们又呐喊着飞了回来,拼了命一般试图阻拦变异银蝗,有的被变异银蝗刺倒之后,居然还挣扎着抱住变异银蝗的节肢,用嘴去咬、用头去撞,一个个状若疯魔。

片刻,几乎所有的修行者都倒下了,只剩下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似乎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猛然转过身,向着变异银蝗怒吼道:“身为妖族,为何与这等叛逆搅在一起?无耻……”

没等他喊完,变异银蝗的触角已经从他的口中穿透过去,接着发出不屑的唧唧声,把那老者的尸身甩到了一边。

荆门治疗宫颈炎方法
十堰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蚌埠妇科医院
荆门治疗宫颈炎费用
十堰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