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娱乐

阳世鬼差 第五十五章 重返魔都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1:26

阳世鬼差 第五十五章 重返魔都

女魂体并不生气,只是説:“我方才已经给了你们选择的机会,这个结局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她説的很对,我倒不觉得的有什么,拉了老孙一下,示意他不要再多説,便对那女魂体説:“按你所説,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是吧?”

女魂体diǎn头説当然可以,不过在这之前,请你们在那边的石壁上留下你们的名字,如果你们回不来的话,后续之人也可以有线索寻找到你们,顺便你们也看一下最后一次之人的名字,出去后也好寻找他们的下落。

她説的石壁,是在左内侧的一块墙壁,其中有一半色泽跟其他的不一样,上面刻着一些字迹。

我们走过去瞧了瞧,上面的名字并不多,十余个的样子,跟这两千多年的历史一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且这些名字也比较陌生,在我看来,若非是盗墓贼,就是那些低调的隐世高人。

我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就不在关注,但转身的时候,我倏地愣住了,带着震惊的表情,又回过身来,定定的看着最后两个刻在石壁上的名字。

与此同时,身边传来老孙大呼xiǎo叫的声音:“xiǎo叶子,你看…老东西的道号。”我暗道不妙,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让他住嘴,这老xiǎo子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被我抽了一下,立马急眼了,瞪着眼喝骂説:“你抽我做什么?反了你个xiǎo兔崽子。”

“咳咳。”我轻咳两声,眼睛往两边瞧了瞧,老孙一脸气愤跟疑惑向两边看了看,直到发现钱川等人都在盯着我们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讪笑两声不再説话。

他虽然没再説,可在场的人都不是白痴,钱川开口説:“这上面的人,你们认识?”

老孙立刻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説:“不认识不认识。”但从钱川几人的面目表情来看,那是绝对不相信的。

我心里一动,叹了口气説:“既然説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们了,最后面那个复盈,是阎罗教的一位高层核心成员,我跟孙叔曾跟他交过手,端的厉害,如果不是张培山真人出手相救,我们现在恐怕已经魂归地府了。”

“呃…对对,就是这个老东西,老不死的,阴险毒辣又狡猾,你们若是遇到了,可要xiǎo心些。”老孙反应的到也快,很知趣的帮我圆了这个谎话。

也不是我不告诉他们,只是怕他们再整出来什么幺蛾子,那上面最后的两名字,一个是我太爷爷叶少卿,另一个则是老孙的师傅复盈真人,如果真个説实话,搞不好他们都要怀疑是我们故意将他们引来。

张法剑这厮,却是不好对付,他左右看了看我俩,冷笑一声説;“真是这样?为何我觉得你们在説谎呢?”

老心跳有些加快,但还是面不变色,淡然看着他説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再説了,我骗你们又有什么好处吗?

或许是最后一句话説出到他们心坎了,我想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两个人跟我们有这么大的渊源,再加上老孙那么大逆不道的话语,他们更加不会怀疑説明了。

然后,钱川表示相信,説以后在遇到他立刻联系我们。我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想鬼才会联系你,别的不説,就算你们来了,又能拿那个无良道士如何?

接下来我们在石壁上各自刻上了自己的名字,算是做个标记,刻名字的时候,我总觉得像是签了卖身契一样,不过转念想想,太爷爷他老人家那么流弊的人物都刻了名字,我刻上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有因果应该早就有了。

只是不知道这跟我那个老祖宗留下的因果是否有什么联系。

不对!刻完名字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脑海一阵清明,方才那个女魂体説我身上只背负了一道因果,如果从我家老祖加太爷爷传下来的,应该有两道因果,为何只有一道呢?

我想弄清楚这个疑惑,在女魂体指引我们离去的方向之后,我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距离,借口尿遁,又折返了回来。

当我回来之时,发现那个女魂体像是正在等着我,一看到我就説:“我早已猜到你要回来。”我微微一愣,问她:“为何这么説?”

“因为在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他们都背上了因果,唯独你与那个顽皮的xiǎo辈没有,便是我也十分不解。”

她的话让我很无语,我想她所説那个顽皮的xiǎo辈,八成就是老孙了,一个五十多没正经的糟老头子,到她这却成了顽皮的xiǎo辈,説出去估计别人都会笑掉大牙。

“您也不知道吗?看来还是需要我自己去探查。”对于她也不知道的回答,我有些失望,説完便要转身告辞。

“慢着!”谁知,却又被她叫住。我站定后疑惑的看着她,问前辈还有什么事情?

那女魂体发出的意识声音有diǎn凝重説:“你身上的这道因果,与暗中谋划我月氏国的那批人有相同的味道,不过我能够感觉到你与他们并不是一路的,如我所料不错的话,你背负的使命就是将他们完全灭掉。”

“嗯?前辈説的人可是阎罗教?”我有些吃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阎罗教。

女魂体摇头説我不知道什么是阎罗教,但我要提醒你,他们很强大,便是我族五大祭司也无可奈何,不过他们曾经联手推算过,能够灭掉那些人的人,必定出于中土道门。

我挠了挠头,説还有没有更确切diǎn的消息?她沉吟了一番説了两个字:“上清。”

上清?灵宝天尊?尼玛,我上哪去找去,説了等于没説。等等,我忽的恍然大悟説:“您指的是,茅山派上清宗?”

女魂体又摇头説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是五大祭司推算的结果,再往下无论如何也推算不出来了。

我又问了几个问题,比如当年谋划月氏国之人的底细,还有关于那个金手镯的事情,她却支支吾吾不肯多説,我只好作罢,耽误的时间也不短了,该走了。

临走之前,我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这位女魂体到底是谁,便出言询问。她看了看那普通的棺椁,那是月氏国最后一位国王兀妮的。

两者一联系,不用她説我也明白了,我对她深深行了一礼説原来是国王大人,只是没想到是个女的。

当我追上他们的时候

,他们却也没走太远,只是等的着急了。老孙一看到我,就上来抓着我好好的打量了一番,又口无遮拦説:“我还以为那个女鬼看上你,把你留在这里当上门女婿了,柳侄女这会担心着呢,快去给她陪个不是。”

我看向柳梦琪,她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説什么,张法剑哼哼唧唧的説拉泡屎比吃饭还慢。我不去理他,自由老孙去跟他掐,兀妮给我们指的出路,一直通往一条地下河流,这庞大的墓穴群与其相连接,一路上倒也平安,只是我们的装备早已丢了个差不多,潜水的时候老孙又闹了些笑话。

等我们重新看到蓝天的时候,恍若隔世一般,这一去差不多快一天的时间,在里面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感觉不到饿与累,但一出来就觉得浑身的疲惫瞬间涌出,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我们出来的地方,离发掘地还有一段距离,没带,这附近也没有人家,又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直跑到有人的地方,钱川借了个联系到考古队的人,让他们派车来接我们。

回到考古队,那群专家、教授都围了上来,可我们谁也没有心思説什么,吃了些东西后早早的休息了,这一觉睡的舒坦,醒来一次已然是深夜,干脆闭上眼睛继续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起来,神清气爽,在这野外纯天然无污染的地方,空气也清晰无比,等我吃完饭的时候,钱川等人已经再议事帐篷里面了,看那模样应该已经将事情説完了,至于他们有没有实话实説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我进来的时候,气氛好像不太对,我偷偷问了一下柳梦琪,才知道原来钱川决定停止发掘,这群教授却不乐意了,两边闹了个不愉快。

只是钱川将事情告诉了上边,上边也同意停止,教授们干着急也没辙。对于这个消息,令我很兴奋,这代表着,不久的将来,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年关将至,正好我还可以回家过个年。

之后,我们接到正式停止发掘的消息,考古队要收工离开,并将此处重新埋好,列为遗址,对外宣称此处的发掘已经结束,发掘出了好多具有很大研究价值的东西。

我们在县城里面又呆了两天,四个人买了车票,准备回到魔都,在路上我给林锋打了,他表示回来车站接我们,问到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快到魔都的时候,老孙突然大声嚷嚷説:“大侄子我们忘了一件事,那个姓卢的王八羔子,还没找他算账呢。”

我一拍大腿,还真忘了这茬,不过略一琢磨我就有了其他的想法,我劝老孙説,别着急,咱们来日方长,他在那边山高皇帝远,咱们留下也不能把他怎么滴,或许还会吃亏,等过了年,我跟陈局长商量商量,找借口将他调过来,到时候还不是任咱们折腾?

老孙嘿嘿大笑,説这个主意好,到时候定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我摆了摆手説:“嗨,咱们可是文明人,我们只是让他认罪伏法,得到应有的报应罢了。”

邵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保定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佳木斯好的男科医院
邵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保定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