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科技

道友记 第一百零三章 宗门乱—夜探山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9:26

道友记 第一百零三章 宗门乱—夜探山门

听到上面传来的断喝声,四师兄孙一毛脚下一扭,摔倒在台阶上。

右手握着的酒葫芦掉在石阶上,酒水洒的满地都是,浓烈的酒味立刻在夜风中到处飘荡。

又醉醺醺的从石阶上爬了起来,勉强站直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两个看门的守卫跟前,“我……我要……”一句话没有说完,重新摔倒下去。随着身体的摔倒,三五颗碎银锭也滚了出来,洒在石阶之上。

天上没有什么云,清冷的月光如水一样洒在眼前的石阶上,远处有一滩明晃晃的酒水,近处三五颗反射着柔和白光的银锭,格外显眼。

睡熟的鼾声轰然而起,四师兄真的睡着了,枕着石阶,手脚胡乱的放在一侧

把守山门的两名弟子互相对视一眼,脸上升起一股笑意。谁会错过上天赐予的发财良机?手握兵器一步步的向躺倒在石阶上的醉汉走去。

来到近前,二人并没有急着去捡地上的银锭,而是抬眼四下张望了一番。这两名守门的弟子不是等闲之辈,境界都在天启中境,显然是经过特殊的安排,身上还带着特制的法器,只要出手打斗,波动的气息会立刻被传送到宗门之内。

只见,月色和夜色笼罩的山野寂静异常,偶然有两声夜鸟的鸣叫,衬托出更加安静的空山。躺在石阶上的四师兄眼珠微不可查的转动了一下,两个守卫终于开始捡银子了。

两人俯下身体的刹那,石阶上突然闪过一股清风,吹的衣衫微动。四师兄突然翻了一下身子,沉重的鼾声再次响起。

守卫俯身的瞬间,藏在灌木丛里的三师兄将身形施展到极致,化作一阵清风从仙魂门护宗大阵唯一的阵眼中穿过,如鬼魅一般沿着山路向宗门大殿飘去。

五颗银锭,大小不一,两个守卫站在石阶上讨论着怎样分配比较公平一些。

三师兄掠过主殿前面的层层建筑,来到仙魂门弟子们日常居住的地方。隔着一排排房舍,孟顾能够感受到里面沉睡之人平稳的呼吸,有数千人之多。

转过一个屋脚,一只卧在屋檐下的黑狗猛然惊醒!

三师兄心中大惊,情急之下顺手从地上抄起一个石块,在黑狗微微张开嘴,声音还没有发出的时候,准确的砸了过去。

力道刚好,没有将整只黑狗击飞,只是狠狠的砸进嘴里,石块上凝聚的拳意瞬间将黑狗的心肺震碎,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响,就像睡着了一般躺倒在地。

仙魂门数千修行弟子,一旦惊醒,大阵转动封锁宗门,就是十四名师兄弟全来,也不见得能杀出去。

三师兄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收摄心神,屏住呼吸,查验过厨房里的餐具,与熟睡的人数大致对应。然后再次施展身形,向最高的大殿飞去。

因为整座山都被阵法罩住,山门里边警戒松懈,反而没有什么巡逻的弟子。半山腰上,有一左一右两个角楼,角楼里塑着两丈多高、面目狰狞的神像,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更加诡异狰狞。

两座神像把守的中间是一面平整的石墙,细看之下,中间有一道细小的缝隙。其实这不是墙,而是两扇对在一起的石门,因为过于巨大、厚重,看起来像是一面几丈宽的墙。

三师兄站在石门之前,看着门上雕刻的无数骷髅冤魂,感觉一股极端阴冷邪恶的气息在门的那一面生成,只是站在这里就让人忍不住心中一阵悸动。

三师兄将神念轻轻的落在石门中间的一个小点上。

突然,那一点雕刻的骷髅好像活过来了一样,开始蠕动,发出惨绿的光泽,而且迅速开始扩大。

三师兄急忙收回神念。绿光熄灭,石门恢复了正常。

果然,凡是最重要的地方,宗门都会以极端灵敏和强大的阵法保护。三师兄再不敢将神念直接落在石门上,从地上捡起一根数尺长的枯枝,轻轻的抵在石门的缝隙之上。将神念灌注在木棍之中,侧过头去,偷听石门后面的动静。

地狱,还是冤死者的地狱。

地狱的声音也不过如此,无数道尖啸的吼叫,愤怒的不甘和幽怨的呜咽在门后响起。声音各不相同,有老人的哭诉,有壮年的愤恨,还有女子的抽泣和婴儿的悲啼。一切悲愁和惨淡都在这些哭诉之中。

神念再进,三师兄感到泥丸宫内掀起一片阴冷的风,模糊感到几人盘坐,围着中间的一个身影。

仙魂门内大殿之上,九大长老围坐在壁龛里如神祇一般的破军之前,无数道冤魂化成的缕缕阴风在破军身前汇聚,经过阵法的炼化,丝丝缕缕渗入到他的额头,一个黑色的骷髅印记中。

那位苍老的长老感应到殿门外轻微的异动,一直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不过片刻后又再次闭上。

三师兄轻轻放下枯枝,如一道黑龙拔地而起,直冲天际。来的时候要查探,必须在建筑之间潜行,去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瞬息之间就来到山门跟前,此时四师兄好像清醒了一些,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茫然的找自己的酒葫芦,睡眼惺忪的看见两个守卫在分银子,摸了摸身上,直上前去。

两个守卫没有想到这名醉倒的弟子醒的这么突然,并且一旦醒来就发现银子被拿了。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狠厉的神色一闪而过,慢慢走向醉汉,准备杀人灭口。

从山门里再次吹过一阵清风,酒气四溢间,两个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里的银子已经不见了,跟着一阵黑影晃动,刚才还在身旁的醉汉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耍老子是不是!出来!”

两人呦呵了几声,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山间除了明月清风,那里有半个人影,只剩下地上一滩酒水,冷冷的反射着月光。

其中一个守卫拨楞拨楞了脑袋,下意识的向身上一摸,立刻怪叫道:“我的银子不见了!”

另一个闻言大吃一惊,往身上一模,不光银子连守门用的法器也一起不见了。

…………

数十里远的山道上。孙一毛掂量着手里的银锭道:“表演是要收费的。”

“师兄,这个是你的。”拿出其中的一块银子说道。

“不义之财,我不拿。”三师兄说道。

“什么不义之财,这是我的辛苦费!小师弟曾经说过:银子是无辜的。”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混账话?!欠揍!”

“这……这个……”

孙一毛不再说话,疾驰之间,感觉师兄有点不对劲,又问道:“里面可有什么蹊跷?”

三师兄叹了口气道:“冤,真冤。惨,真惨。”

娄底癫痫病医院
湖北治疗白癫风医院
潮州治疗性病费用
娄底癫痫病医院费用
湖北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