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科技

朱權涂鴉焉能是涂雅

发布时间:2019-11-09 05:24:48

朱权:“涂鸦”焉能是“涂雅”

昨天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二天,不只各公园人头攒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等名校校园游的热度也开始升温以往每到旅游旺季,北大校内的文物总难逃脱被游客刻写“到此一游”的命运,昨天,为了保护北大校内的文物,拒绝涂鸦,在未名湖畔的慈济寺旁,“北京大学燕园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的几名学生号召游客在“珍爱遗产,文明参观”的条幅上签名(5月3日《北京青年报》) 咱国人爱涂鸦“到此一游”之类的,大概和老祖宗有很大的干系,有极大的可能在咱DNA的分子链中就有这个基因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咱老祖有详细的档案记录,让咱“百度”一下 在咱老祖宗的文学创作里,就经常提到这个桥段,并且乐此不疲比如在西游记中孙悟空和如来佛祖斗法,几个筋斗翻到天边,见天边立有五根擎天柱,便挥毫写下“齐天大圣到此一游”,立此为照这段记录应该算是较早的记录在案的,但孙悟空估计不能是原创,只能算是后来人,想来题字历史因该源远流长了 在题字中最被认可的,大概就是苏轼的一首《题西林壁》了,“远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成为千古绝唱,他也是题在“壁”上的经典之一了 当然,古人题字也不是信手拈来的明代诗人梅之涣参观采石矶李白墓,看到前代诗人的题诗,都觉不如意,也写七言一首“采石江边一抔土,李白诗坛耀千古来的去的写两行,鲁班门前掉大斧”写得比咱好,咱就别班门弄斧了 当然早期也有教育不要乱写乱画的,因为会招来了杀身之祸,这个反面教材就是宋江了宋江当日在浔阳酒楼喝高了,遥相白居易当年在浔阳写下了千古名篇《琵琶行》,技痒了,要来墨宝,来了一首《西江月》,“……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乖乖,被那黄文才举报到官府,打的半死,差点丢了卿卿性命 不过,就是这样咱国人的热情也一直未减,到了近代又和鲁迅先生扯上了关系鲁迅先生在“三味书屋”的课桌上不是也刻着个“早”字吗并且在考试中屡次提到“这个小小的‘早’字有什么含义”先生刻得,我们也刻得,这种跑偏,也许是我们教育工始料未及的 啰嗦了些许,说的是咱涂鸦的传承多来源于文学,文学的传道者不外乎就是家庭、学校,解铃还需系铃人,就像北大的学子,全社会都行动起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文明”的要求,培养不要把“涂鸦”当成“涂雅”的意识千万不要因一时的快意,而成为子孙后代贻笑的话柄 朱权

:沈素芬)

生物谷药业
脉络舒通丸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