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资讯网 > 历史

瑞士宝盛重注押宝亚洲

发布时间:2019-10-13 05:39:42

  瑞士宝盛重注押宝亚洲

  财富管理,被视为银行业发展的金矿,不过,要在这里分一杯羹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运营国际化的私人银行业务变得越来越复杂,如果你对这项业务没有细致入微的了解就参与进来,那就是在冒险。”瑞士宝盛(Julius Baer)首席执行官高力达坦言。

  去年,瑞士宝盛收购了美林国际在美国以外的财富管理业务,二者整合将使瑞士宝盛管理的资产总额最多增加720亿瑞士法郎。截至今年4月底,已有240亿瑞士法郎的资产并入瑞士宝盛,使其管理的资产总额已经从去年底的1893亿瑞士法郎增长至2200亿瑞士法郎。按照整合计划,5月27日,美林国际在香港和新加坡的财富管理业务正式开始与瑞士宝盛合并,英国、西班牙和以色列的业务预计将于夏季开始整合,今年大部分管理资产将完成转移,全部整合工作预计到2015年第一季度完成。

  “未来,在亚洲或者全球其他地方,我们会继续看到大型银行再出售财富管理业务。”高力达认为,财富管理包括高端的私人银行业务,对大型银行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业务,而运营这项业务也确实变得越来越困难,“今后这个行业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大型银行内的业务部门,另一边就是我们这种独立的服务提供机构。”

  行业洗牌

  近几年,选择放弃财富管理业务的不止美林国际一家。

  5月30日,瑞士联合私人银行(UBP)宣布收购英国劳埃德银行旗下的国际私人银行业务;5月20日,摩根士丹利宣布将印度财富管理业务出售给渣打银行,此前,摩根士丹利已经将其在欧洲和中东的财富管理业务出售给瑞信。去年,瑞信将旗下Clariden Leu业务出售给瑞士安勤私人银行,包括其在东欧、中东、非洲和其他新兴市场的财富和资产管理服务;去年,汇丰宣布退出了日本高端理财业务和毛里求斯的财富管理业务,并有意退出韩国财富管理业务。

  “大型银行退出财富管理业务有不同的原因,有些是需要通过剥离业务增强资本,有些是因为财富管理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核心、重要的业务,美林国际则可能有几方面的综合因素。”高力达解释。

  以美林国际来说,剥离的这部分财富管理业务净利润占比不到整体的1%,即不是核心战略资产,是否剥离对其整体业绩也几乎没有影响。摩根士丹利出售的印度财富管理业务在其于印度的总收入占比也不超过5%。

  “监管环境已经改变,财富管理的运作也越来越难。”高力达指出,与过去相比,银行需要满足更多监管要求,相应地,需要配备更多人力、财力和资源完善合规程序。

  对于多数大型银行来说,财富管理(包括私人银行)业务的一个问题是,成本收益比偏高。2011年,美林国际除美国以外的财富管理业务的成本收益比高达114%,今年第一季度,汇丰私人银行的成本收益比也高达127.5%,零售银行与财富管理业务的成本收益比也有64.6%,比其他业务高出20个百分点左右。

  高力达认为,在大型银行中,一个部门需要承担整个银行层面的各种成本,规模缩小,成本也会相应降低;另一方面,大型银行内的一个财富管理部门可能涉及更多的管理层,结构复杂,成本也会更高。

  “(美林国际财富管理)有一些部门/功能我们不再需要。”高力达表示,整合后,瑞士宝盛会简化包括IT、前台、后台等结构,原有的IT支持不再需要,其他一些与原有结构重复的部门也会进一步削减。

  去年,由于美国方面税务支出,瑞士宝盛的成本收益比较上年同期增长3个百分点至71%。与美林国际财富管理合并后,高力达坦言,今年,并入瑞士宝盛的部分对利润的贡献很可能为负,明年或有望实现正回报。

  亚洲多点布局

  合并美林国际财富管理业务后,瑞士宝盛在亚洲市场的规模快速扩大。

  “美林国际财富管理在香港及新加坡的业务占我们整体业务超过1/3。”高力达表示,整合后,瑞士宝盛约1/4的业务资产来自亚洲。

  除了已经开始整合的香港和新加坡市场,此前,瑞士宝盛已经进入马来西亚市场,2011年在上海开设了代表处。今年,通过日本合作伙伴TFM(瑞士宝盛持有其60%股权)正式进入日本市场,随着与美林国际财富管理的进一步整合,瑞士宝盛还将首次进入印度市场。

  高力达表示,转移资产后,瑞士宝盛在亚洲员工人数将会倍增至5000人,预计整个亚洲业务的转移程序将在2014年初完成。

职场
手机评测
信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